Friday, November 30, 2007

浴室,我的新欢

曾几何时,
浴室成为我最爱的角落…
在那里,
是我唯一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,
我可以任意让眼泪滑落脸颊,
我可以任意随花洒深深抽噎;
是水、是泪?早已模糊不清…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